ai的立方you

❤惟愿你的眼里 只看得到美好❤
透明一个 技能全无 腐女属性
B站常客 kkw迷妹 盒盒盒盒
对象:@潇湘绝歌
抱着贫瘠脑洞 努力肝楼诚文

【楼诚衍生|黄曲】无心爱良夜

关键词「任他明月下西楼」@楼诚深夜60分 
文风拖沓,班门弄斧,如有错误,锅都在我。
————HE————
1.
曲和一个人站在教堂旁的便利店前,他大概是不会来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他本就猜到了,但今天课程结束后还是抱着不知什么心理走了过来。
其实没什么可伤心的,对于黄志雄这个人,他们只不过相识半年。曲和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段关系,是朋友,又大概……只是异国他乡里熟悉的陌生人。异国的月亮其实还是一样的明亮,曲和甚至感受到了它照在身上,散发着清冷的味道。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他心里突然冒出这句诗,连自己都惊讶了一下,这样的思而不得见的情诗,放在这样的场景下,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得想,想这首诗,这个人。


2.
曲和和黄志雄相识在一次志愿活动。
曲和被当地的同学叫出来,那人临时有约会,急忙找他顶替帮忙。“爱的拥抱”,任务是给陌生人一个拥抱。原来全世界的志愿活动都是一样的,他一边吐槽一边在任务点帮忙。
教堂门口一般是不允许人停留的,他便靠在旁边便利店门口的栏杆上,和来往的人要一个善意的拥抱。初春已乍现暖意,栏杆后面的河流闪着波光,一个俊朗的青年站在骀荡春风里笑容和煦,黄志雄手里拎着瓶半空的酒走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曲和看到一个瘦高的男子走向他,步伐虚浮,一头黑发凌乱,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东方人,但最让曲和惊讶的,是这个英俊男人脸上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和颓唐。
他用法语问:“先生,请问您是东方人么?”
“是。”
他听到熟悉的母语,即使只有一个字也令他眼睛都亮了起来,“请问您能给我一个拥抱吗?”他边说边侧身靠上栏杆让黄志雄的视线能看到旁边的宣传报。
黄志雄瞄过宣传栏,眼里闪过犹豫,曲和却张开双手对他说一个冷笑话,“我叫曲和,老乡好。”他眼里是调皮的笑意,让人难以拒绝。
黄志雄张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却猛地把曲和紧紧揽过来抱住。曲和愣愣的在他怀里伸手回抱过去。
那半瓶酒叮当落地,同时响起的还有什么重物落入水中的声音。回过头去,那段锈迹斑斑的破旧栏杆居然断裂一截落入河中。他瞪大眼睛看向黄志雄,这双圆眼睛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天真。
黄志雄松开他,“那栏杆已经松动了,我刚刚看它要倒就拉了你一下。”
曲和还在后怕中,又莫名有点想笑,他正式地伸出手,“救命恩人,认识一下吧,我叫曲和,刚才谢谢你。”
“……黄志雄。”那只手回握过去,干燥的掌心很温暖,微微有些抖。


3.
好像很没有道理,又很顺理成章,之后的每周五他们都会在便利店门口相见。有时候在不是周五的清晨,黄志雄也会默默去公园听曲和拉大提琴,他还是总拎着一瓶酒,曲和对酒没有太大研究,但看那酒似乎没有从前那么烈了。
偶尔曲和会请黄志雄去家里吃饭,他厨艺并不是多么好,他常做的都是家常菜肴,但两个人对桌而坐,居然奇异地生出一丝温馨。
曲和一直追求的,就是一种安全感,从前他在北京,将成功的定义为成为北京人,其实也只是想要一种平淡的安定。但在从前有过的一段失败感情里,他从未有体会过家庭给他的稳定的幸福。可是现在,他居然发现自己在和黄志雄的相处中会突然冒出“就这样一直下去也很好”的想法。
他不是一点不知道黄志雄的状况,那样相貌出众的东方人,流浪在异国他乡,他的事不难从别人口中探知一二。
听说啊,他以前当过兵,后来不知经历了什么大变故,现在一个人流浪在街头,靠着救济金度日,整天买酒。听人说是得了什么PTSD,你还是离他远些的好。在附近便利店的老板口中他也断断续续拼凑出了黄志雄的经历,这应该是一个身边的定时炸弹,应该敬而远之,可他却不愿。因为他在黄志雄眼底看到的,不是暴戾,是悲怆,还有小心翼翼的珍重。


4.
黄志雄和人打架了,那人抢了一个女生的包,他跑了大半街区追上那人,那人突然扑上来打上他的左脸,他几乎没有使用格斗术将人掀倒,血顺着被小刀划伤的手臂留下的时候,他脑海里突然闪回了血泊中战友的脸,他头疼,胸口气闷,他几乎失去理智地一拳一拳回击那人。
“志雄!”有焦急的声音把他从头痛欲裂的地狱里拔出一个头,他眼里有血丝,抬头看曲和。那人趁黄志雄不备,带着血和伤用尽全力推开他和曲和踉跄着跑了。
他一言不发,也不看曲和,走了。他往前走,曲和就跟着他。他走进便利店,买了最烈的白兰地,靠在墙边一口气吞了半瓶。他的手还在抖,曲和夺下酒,双手覆上他的肩,“黄志雄,都过去了,你看看我,以前的事,刚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黄志雄看到曲和手上掀起皮的一道长长血痕,是被刚才男人逃跑推到墙上刮伤的。
刚才曲和跑向他,脸上全是担忧的焦急,他想起曲和第一次真正走近他时的样子,柔和的笑容,光打在他脸上,绒绒的,是温暖的笔触,像一副画,他想,或许是长久的温暖让他忘了,这并不是他可以触及的世界。
那其实并不是黄志雄第一次见到曲和,他曾经好几次看到过曲和在公园长椅旁和同学拉大提琴的样子,那样纤细修长的手指浮动在大提琴上,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他指尖泻出,深沉的旋律让他的神经被安抚。这双手本是上帝的礼物,这个人的生活原本平静,可那时弥漫在曲和脸上的宁静和安然被自己撕碎。
“曲和,你不要再管我了好不好?我们两个没有关系。”他低声说,这样绝情的话,他却说得仿佛哀求。
“抱。”曲和仿佛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向他伸出双臂。以往他们的相处,偶尔也会开这样的玩笑,曲和总会在他把自己浸在痛苦的回忆里时恰到好处地出现,笑着对他说这个字。他的眼睛太过明亮,让人耽溺,每当黄志雄回抱过去,他就轻拍他的背。有时候他会随口发个关于工作关于物价的牢骚,然后感谢黄志雄的拥抱给自己慰藉,有时候他会调笑般对黄志雄说不怕不怕啊。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体贴的安抚他。
但这一次黄志雄推开了曲和,他何德何能得到这样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关怀?在他身边,只会把他也带进深渊不是吗?
“曲和,我请你,不要再管我了。我不值得。”他一字一顿地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志雄,不要把我想得那么脆弱,我不需要你保护我,你也不是我的拖累。”
曲和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他只是看着黄志雄的背影说,他相信他听到了。




5.
曲和还站在月下等,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又或许他只是在赌,赌那个人能放下顾虑,再一次走向他,那样的话,他愿意陪着他,剜出他心里所有溃烂的瘤,抚平那些伤口。
酒味伴着月亮的味道飘进曲和的鼻子里,他转身,那个在记忆里留下指纹的人现在正站在他面前,完完整整的。
已经入了秋了,天气渐渐转凉,曲和早早穿上了毛衣,但眼前这个人,还是一件军绿色衬衣,微微褶皱,他的眉毛习惯性皱起,是头疼的样子。
曲和就静静看着黄志雄一步一步走近,步伐缓慢,但是坚定。
“你喝醉酒了?”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在黄志雄一身酒气里就可以得到答案,但曲和就是固执地问出来。
“嗯。”
“你喝醉了?”
黄志雄站定,靠在便利店的墙边,房檐的阴影把他的脸遮住一半,月光却恰好将他的眼睛照亮。那双眼睛清明,眼底有着一丝沧怆,但也载着盈盈星光,还有柔和的感情。
“没有。”
曲和突然微恼,他当然知道他没有喝醉,给他这么明显的问话,也只不过想让他自然地说出今晚的去向,可眼前这个人,仿佛一点不懂自己的心情,真的只是简单地回答。
“手,伸出来。”
黄志雄愣了一瞬,接着露出一丝笑意,把手臂抬到曲和眼前。
曲和当然没有给他一个法国社会阶级间的吻手礼,他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在低头咬上他手臂的瞬间,他想:还好,不抖。
他用了七八分力气,用了一晚上的担忧和不安,把一个小小的整齐的牙印印了上去。
“疼吗?”
“不疼。”其实是有些疼的,黄志雄没有告诉曲和,自己经历过的疼,比这猛烈百倍。但也没什么可说的,都过去了,现在留在他身上的,是酥酥麻麻的触感,是曲和留给他的触感。不是枪林弹雨的冷厉,也不是痛失亲友的无望。他想,自己该走出来了。
曲和气已经消了大半,看他一件单薄的衬衣,又有些心疼,没头没脑问道“冷吗?”
“不冷。”
曲和瞪着又圆又大的眼睛,里面已经看不到多少气恼,他挑眉调侃一句,“冷和疼都感觉不到,你真没醉?”
黄志雄发自内心地笑出声来,月亮慢慢下移,淡淡的光打在他脸上,那样刀削的俊美五官,此时浮现的,是冰雪消融的柔和模样。

“你要测试一下我说谎了没有吗?”
曲和也笑,“那,抱?”
他话音刚落,就被黄志雄大力拥入怀中,不同于之前的很多次轻柔的拥抱,也正像他们两个的第一次拥抱。他们紧紧贴在一起,一切都很自然,黄志雄微微低头,吻住曲和的唇。
他轻轻吮曲和的上唇,一下一下,曲和眼睛里的光渐渐湿润,睫毛微颤。他就这么直直地看着黄志雄,那样纯粹的目光,扫清了黄志雄心里最后一丝颓唐。手在曲和浅咖色毛衣的下摆轻揉,他的舌终于侵入曲和的口中。曲和有些被激起好胜心,先表白心迹的不是自己么,为什么自己要被动跟着他的节奏,他学着黄志雄的样子,把舌向对方口中探,谁想刚刚到达,就被轻轻咬了舌尖。
溃不成军,曲和呜咽一声,闭上眼睛,这下真的完全耽入黄志雄带着酒香的吻里,再无心想什么反击。

空气再不是被月光打过的清冷,良夜依旧,不过他们没有分神欣赏,自然也没有矫情地引用一句夏目漱石的“今晚月色真美”。

又过了许久他们终于分开,曲和低低喘着,黄志雄抵着他的额头,呼吸他的喘息,温柔看他,
“我想戒酒了,你要监督我吗?”
“你想明白了吗?”
“嗯。”
“好啊,你可要小心了,我不会心软的。”
“一言为定。”黄志雄偏头靠在曲和耳边,轻轻搂着他,珍之重之,把这几个字的承诺送进他耳边。


——————
为什么!?我也想写温暖或者可爱风,可是一下笔就浓浓的性冷淡文风?!明明我平时那么可爱的_(:з」∠)_
特别对不起,好像把两个人写矫情了。笔力不够,《永团圆》和碎拾 抗鼎之作在上,造次了。orz
本来写两个人在法国,后来看了cut,发现原剧并没有这样的设定,不知道算不算借了私设,所以就删了,当成一个不知名的异国他乡吧。 

晚了18分钟提交 应该没事吧_(:з」∠)_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