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立方you

❤惟愿你的眼里 只看得到美好❤
透明一个 技能全无 腐女属性
B站常客 kkw迷妹 盒盒盒盒
对象:@潇湘绝歌
抱着贫瘠脑洞 努力肝楼诚文

为我白夜追凶情书跪下唱征服

————疯狂为周巡队长打call!疯狂为王泷正老师爆灯!————
编剧写得这么好我个文笔渣除了打call什么也做不了了

        零一年,对,零一年1月27号,晚十点多钟钟,我骑着摩托车路过丰庄路东口,大部分的店面都关门了,三三两两的行人,也赶着回家过年,在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岔路口,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还在地区队做探员,刚从警校毕业,很不适应,跟那些宵小之徒还有无耻之辈打交道,只要有什么事儿,只会用武力解决。我最高记录是同一天,打伤了流窜作案的强奸犯,强奸犯请来的律师,律师找来的假证人,还有西部队的一个探员。那个时候我,眼白浑浊,皮肤粗糙,估计,还有口臭,除了抽烟喝酒,我厌恶所有的一切事物,包括我自己,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深夜倒在床上,不把自己喝得完全没有了意识,我就会觉得这个世界特别让人绝望,而想哭。
  恰逢其时,你作为市局指定的种子选手,骑着三级运载火箭的关宏峰你出现了。你一路平步青云,二十八岁就代替刘长永,做了地区队的指挥。而我因为打人被停了职,刘长永想借此机会机会把我沉到派出所,或者干脆把我从警察队伍里开除了。我也抱着打丫一顿,脱衣服走人的想法,干脆放开了心,我整天无所事事,两手插兜在支队门口晃动,等着劫持同事下班陪我去喝酒。 

        那天晚上,我忍受着宿醉的头疼在街上游荡,你带着一条跟上衣及其不搭的紫色的围巾,被一个卖簸箕的老太太揪着在那理论。零四年的长丰分局,一半的庆功会都是为你开的,整个公安系统都认的你关宏峰这张脸。老太太说你把他的簸箕撞倒了,让你赔50块钱,我就记得旁边卖糖炒栗子和烤红薯的,在那议论,说明明是老太太自己没站稳,却要讹诈你这过路的小伙子,他们俩也对这事儿特别气愤,但没打算给你出手。你帮老太太家捡回了簸箕放到了筐里,不厌其烦地跟她解释:我是从路西口过来了,我走的是你右道,离你两米远,不可能碰到你。那时候你,就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种警察一样,拍张照片就可以作为警民一家亲的宣传海报。
  你对牛弹了半天琴,老太太根本不说理,最后发起了眼泪攻势,你盯着这个瘦小枯干的讹诈者,愣了几秒钟平静地掏出了50块钱。
  我过去了,我盯着她,她把手缩回去了。也有可能这个受处分和受表彰都一样,都可以名扬天下。你一眼就认出了我,你把钱塞给老太太,拉着我,往前走了一段,说,这样不解决问题。
  嘿,当时我对你这个警衔比我大两级的同龄人,我很是不以为然,你不说对不对,好不好,光讨论有没有用。我告诉你,我顶烦你这号人。

      你可能闻到了我身上隔夜的酒气,你跟我说了一声,走我请你吃顿饭吧。饭很得味,汤很浓,但是没酒。其实那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没有喝酒。一顿饭让我们彼此熟悉了很多,结账的时候,我打着饱嗝对你说,你这么纵容他,会让这些无赖横行的。
  嗯,你诚恳地点点头,接受了我的指责。然后你把饭菜打好包,塞给我,对我说了一句,要继续想干刑警,明天找你去报到。
  我叼着牙签儿,恢复了那张不屌全世界的脸,我记得我问了你一句,我凭什么跟你混了。你也没理我,你把围巾叠好了塞到包里,淡淡地跟我说了一句,因为你没得选择。
  之后的十年里,我跟着你,学会了什么时候可以按兵不动,什么时候可以包抄和攻击。我也不再痛恨周遭的一切,包括我自己。两年之后哥们儿做了北部地区的队长,同年你被调到龙达派出所当副所长。一年之后,你又回到了支队,你在刘长永妒火中烧的目光中,直升支队一把手。两个星期后,我辞掉了北部队的职务,降级申调支队长助理。
  老关,咱们兄弟十五年,可以说没有你关宏峰就没有我周巡的今天。
        十五年啊,操,我居然没有交下你这个朋友。

溜了溜了

感谢lof还关心我这个挖坑不填的小透明🙃
人生中第一次被屏蔽 真是太荣幸了

首页已经炸裂 

所以微博都是被别人的新闻搞到炸,我们老福特不走寻常路,是打算自爆吗?

☀woozy shoot👓



你凯的词汇量惊艳到我了(bushi
大宝不是英文废吗盒盒盒

n次发誓远离饭圈
(每次看到有人撕或者有人吃瓜就忍不住想去看看前因后果 结果看着看着就zqsg了也是贼傻)

无论如何 虽然顶着一副团饭的脸除却cp的立场也已经很偏凯了orz
渐渐的被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浸染了,一开始刚刚饭上你凯的时候啊,觉得整个人都大彻大悟了,对谁都是脾气贼好看世界也可美好了,三次元有烦心事想骂人一想象他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办能奇迹般立刻熄火。
后来……后来就玻璃心了,后来就知道这个破圈的套路了,后来也习惯他们的恶意揣测了,后来也开始被洗脑包带跑偏了(知乎看多了更是看到了很多当代文字狱,不止针对我混的这里,而是对整个圈子都上纲上线的),后来也从围观撕逼开始近距离观察了,可能再这么搞下去都要下场了。

永远要记住,初心是为了一个人变成更好的人,才不是这么各抱地势勾心斗角,我又不是阿房宫(ㅍ_ㅍ)

大概是被电工和理力和大物和数值分析和工热和马原和建模还有申请了很久批不下来的破体育逼出来的一个废立方了

【楼诚衍生】不矜持爱情故事基本步骤(四)

转折,正经中透着不正经。他们怎么还没搞上,我也很着急。

前文 (一)(二)(3短得不好意思大写的一章)

——————

伽利略曾经提出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将它转化成一个实际问题,一个开车的洪少秋速度是步行的唐川的五十倍,那么两个人如果一起进行活动,速度究竟会变慢还是加快。

答案为零。

 

唐川坐在洪少秋的车上,瞪着洪少秋,他的眼睛很大,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细纹会微微上挑,一个纯洁又魅惑的弧度,似是含情。但这样阅读理解的前提是他心情处在平均值之上。

“我说去监狱,你没听到吗?”

“我认为你应该先冷静一下。”

“我想知道他究竟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不是我所认识的石泓。”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也许只会越痛苦。”

“如果真是如此,揭穿一切带来的只有痛苦,那真相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唐教授一向称得上意气风发,胸有成竹,他第一次这么用迷茫的眼光看着洪少秋,洪少秋内心生出的更多是一种无奈与感受,当然,这其中夹杂这几丝不合时宜的自豪感,那是被爱的人全信依赖的感受,它显得不人道,但却真实存在。

 

唐川最终还是没有去找石泓。

他望着这座大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有的碌碌无为,有的事业有成,这些人,也许曾经在石泓的眼中看到过成百上千次,也许他们只是石泓眼中无用社会中的齿轮,但,世界上某个角落,总有人在牵挂着他们,可能是远方的友人,可能是家中做好饭菜的妻儿,可能是约好聚会的友人。他们是芸芸众生,是构成这个社会的最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可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唐川突然明白了,这个充满烟火气的人间,它不完美,也很普通,但这正是他需要面对和保护的。

他眼中黯了黯,也许,难的从来不是出题或是解题,而是题目解开后的选择。

 

 

唐教授从各方面来说都是符合这项称呼的,无论是他对物理专业的精准的研究,或是他对真相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还是他身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刚刚赶上社会平均值的体力。

所以当他气喘吁吁地双手扶着膝盖弯腰在路边休息时,脸上微凉的触觉着实吓了他一跳。如果不是他很累了,这个文学语言中心理描写层面的一跳,将会演变成一个动作描写。

“你怎么来了?”他侧过头,脸颊无意识地蹭了一下冰凉触感的来源。洪少秋正俯视他,一只手握着一瓶温度微凉的冰水贴在他脸上。

“猜到你在这里,担心你,来看看。”洪少秋把水拧开递给唐川,反身靠上路旁的栏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唐川喝了一口水,呼吸还没有平复,但这不影响他大脑的运作,这条路是石泓上班的必经之路,自己并没有和洪少秋提起过。

“那要感谢你在和我初识时就介绍了一位为人民的人民警察同志给我认识。”洪少秋调侃一句。

唐川轻笑,他能感受到洪少秋在放松他的情绪,他握了一下手上的水,无声的体贴。他又想起石泓,自己少年时期的好友,情感让他做出了这样的牺牲,这样的付出甚至不需要对方知道。他再一次迷茫了,爱情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可以令一个人有如此大的改变。

他看着假装看风景的洪少秋,轻而易举捕捉到他瞟向自己的眼神里的关心,他有点慌乱,不知道是为了向谁掩饰些什么,他拧开瓶子猛灌了两口水。

 

即使天才如唐教授,可能也不能得出来这一章中显而易见的道理——当一个人开始对着另一个人思考什么是爱情时,他可能已经要拥有爱情了。



必须承认我是一个匮乏的人
无论是对待感情或人事

我那么喜欢着的他们
我却不能让他们在我笔下过我想让他们活出的幸福的一生

【楼诚衍生/洪唐】不矜持爱情故事基本步骤(3)

并不正经,为了结尾总结格式一致写得很短,小段子混更,今天如果可能会写4。

前文(一)(二)
——————
“你是真的很闲吗?”唐教授关闭双踪示波器,转身看洪少秋。
洪少秋手里正端着这个星期的第十个杯子静静抿着咖啡看着实验室没关紧的门缝边闪过的师生。而前九个咖啡杯静静放在水池里,洪少秋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分布着青霉素。但他良好的记忆让他可以很快回想起哪四个杯子上有他的唇印,他卓绝的洞察力也让他很快得出今天的唐教授已经喝过咖啡的结论。
当然,根据以上条件,即使普通如我们也可以得知,1.这一天是星期五,2.洪少秋已经是连着五天来参观唐教授的实验室,3.这两个人都没有洗杯子的习惯。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在工作。”
“嗯,我不信。”
这样相通的对话也已经发生了五次,不同的是,今天的唐教授终于忍无可忍,“你去给我把杯子洗了,明天没得喝了。”前一句是祈使句,后一句没有标明主语,因此平凡如我们并不能准确推断出这句没得喝是在说唐教授别人亦或是还加上了另一个人。

之前的探讨有得出结论,唐教授并不是一个高冷的人,但他傲娇,所以小罗警官后来也问过敬爱的唐老师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把洪队赶出去。唐老师的回答依旧简短,但这次十分明了——因为不用吃三明治了。

后来这个回答着实让小罗警官心伤了几天,与此同时也让洪队飘飘然了几天。唐教授并不在意他们两个的小情绪,对他来说,每天中午热腾腾送货上门的午餐和一个勉强可以算得上“秀色可餐”的外卖小哥是可以被接受的。
接受就是沦陷的第一步,但当时的唐教授可能并没有想到这个道理。


当洪少秋哼着小曲站在水池边刷杯子时,错过了西装衬衫一丝不苟三件套的唐教授看着他背影的勾唇一笑,这件事他不知道,否则在将来,这可能又要成为关于唐教授的诸多动心时间点推断理论之一,并被拿来与唐教授进行极具刑侦专业素养的对话以增加情侣间的生活情趣。



这个成功打入内部的方法告诉我们,“买洗烧”不是万能的,但想抓住男人的心却不付出努力去抓住男人的胃是万万不能的。


【楼诚】一周的你 (两发完,上)

算是现代AU,某动漫梗?并不重要的背景,并不专业的医学知识,并不知道效力于什么的组织。_(:з」∠)_

1.周一
“你好,我是明楼。”
明诚眯眼看着眼前身着一身干练的西服的英俊男人,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一瞅,还真帅。
他轻舔一下嘴唇,理了一下思路,“所以,组织派你做我的搭档,以后我们一起工作?”
“是,对外我的身份是明氏的总裁,你是我的助理,”明楼伸手,脸上一副官方的微笑,微微歪头,“请多指教?”
“……这是你大早起出现在我家客房的理由?”明诚还是将重点拉了回来,天知道他大早上裹着浴袍出来看到客房走出一个穿家居服的陌生男人时是什么心情,要不是休假期间没有配枪他可能会一个激动射他几个血窟窿。
他还沉浸在刚才近身搏击被制服的沮丧中——一定是因为自己还没完全恢复,又穿着浴袍,不然绝对能赢。明诚微微噘嘴难得的显出些许可爱,他皱眉揉揉太阳穴,之前任务的伤还没好透,还是时不时会头疼。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预感,我们会相处愉快的。”明楼笑,让明诚恼怒不已,“手腕,还疼吗?”
“滚,欺负病号算什么本事,等我好了我们堂堂正正打一架。”明诚一个抱枕扑过去。



2.周二
“喂,”明诚不顾形象地盘腿坐在客厅地毯上,吃一包薯条,“上面安排我们以后搭档,没让你一直赖在我家吧。”
“准确说,上面就是这个意思。”明楼一边整理客房的物品一边回道。
“这是谁的指令?我要抗议。”
“你生病期间我向组织打了报告,将你调到我手下,所以我的想法就是上级指示。”明楼一脸坦然拿着手提踱步到明诚面前,皱眉拎走他手里的薯条,“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
“你晚上让我在厨房做饭辛苦劳作的时候怎么不说不利于我恢复呢?”明诚回怼。
“多运动有利于健康。”
“……”你脸大说不过你。
明楼心情很好地看着他吃瘪的样子,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被不知是否因为气恼而脸色微红的明诚一把打开。

明楼已经戴上眼镜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收起了刚才调侃的表情,他整个人散发的沉稳气场让明诚心悸。他靠在沙发上瞄着明楼,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显得十分有魅力。他看着电视里的老电影——明楼不让他长时间看手机,早上说起时明诚甚至错觉他还带着一丝紧张。反正自己也不是手机依赖症,电视节目也没什么好看的,不如翻个老电影陶冶一下情操,时不时偷看一下明楼的侧脸也不错。
明诚感觉这些场景自然到像发生过很多次,他说不清这种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想问一句明楼,又觉得一定会被一句“前世有缘”之类的话堵回来。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3.周三
“我的休假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明诚坐在西装笔挺的明楼对面,虽然穿着白T和牛仔裤,但慢条斯理吃着鹅肝,举止优雅,倒是不觉什么违和。而此时他心里却在默默滚过弹幕: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看看这吃饭环境,一个餐厅,装潢比他们总部大厦总长的办公室不知华丽多少倍了。他又想起了以前负责特殊训练的姓王的老师对那个活在他嘴里的曾经搭档的评价——人模狗样地装上流社会。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量这么少根本吃不饱嘛。
“怎么,休假不好吗?”明楼挑眉。
“休假是好,可惜沦为别人的保姆就不太爽了。”这三天他承包了所有的早中晚饭,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今天白天已经无聊到把明楼的衣服全部熨了个遍,再这样下去,明天他该思考一下是否要把明楼的笔记本拆了重装一遍了。

“身为下级应该服从上级的指令,不是吗?”
“利剑就一个出现在战场而不是保险箱里,不是吗?”明诚舔舔嘴唇,没饱。“就好像你只适合这种地方。”而我适合在大排档撸串。

明诚眼睛一转,看着明楼挑衅地笑了,“要不要和我赌一把,明总裁?”


几瓶啤酒咣当几声被按到矮桌上,和桌子中间的一大盆火红的麻小交相辉映,明诚端着满满一盘子的肉串坐到表情一言难尽的明楼对面。
“你怎么不吃呢?”明诚状似天真地眨眨眼,极其真诚地问着对面穿着西服蜷缩在小马扎上的明楼,眼里是根本不打算藏匿的幸灾乐祸。

明楼将外套脱下来搭在手臂上,这身穿着实在和喧闹的小吃街大排档格格不入,但他看着对面啃着烤翅,愉悦要从眼里溢出来的明诚,感觉周围的说笑和叫卖声和人来人往的街道都可爱了起来。
“看我吃瘪心满意足啦?说说看你的赌约吧。”
“我们俩拼酒,喝什么你定,先倒下的许诺对方一个要求,敢不敢?”明诚挑眉,尾音一转,带一种不符合他身份的少年感。
“越来越没规矩,”明楼手指虚点着明诚,“有何不可,别后悔。”




4.周四
“明楼……”明诚在一阵头疼里睁开眼,发觉自己被明楼抱着怀里,他轻轻动动,身体一阵微微的酸痛。阳光从鹅黄色的窗帘缝隙透过,把整个房间烘托得温暖又朦胧,明诚抬头偷看明楼,而明楼也正看着他,那样的深深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刻进心里。明诚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他感觉心里空空的,像是缺了一块,不安让他出声叫了明楼——这个说不清为什么总让他有安全感的人。
明楼眨眨眼收起情绪,轻笑道,“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这个问话为什么透露着一股诡异的画风。

“怎么,看样子昨天你自己做了什么醒了都不打算认了吗?”明楼看着他难得懵懂的样子,总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一瞬间几串不连贯的画面涌进明诚脑海。
明楼拉着脸色透红的他离开大排档,他搂着他的脖子。
他将明楼扑在车门边,双手捧着他的脸用力吻向他的唇。
他拉着明楼凑过来解他系安全带手轻轻蹭了一下。
刚打开门的明楼反身将他压在门上,他手指揪着明楼的领带让他更加靠近自己。
还有……
明诚的耳根悄悄红了,但面上不露一分,他镇定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我怎么完全不记得?”

“那看来我对你告白了,你也不记得了?”
“。。。”
记得才有鬼吧!?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是在执行任务开车追捕毒贩,然后被他小弟开车迎面撞了吧?好像是在医院昏睡了很久刚刚出院吧?好像昨天嗯……昨天确实奔放了些。不过,记忆里哪里多出来一块分给刚认识的人让他告白了?!
明诚瞪大自己圆鼓鼓的大眼睛看着明楼,里面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懵逼。
“其实我很久之前就认识你,我对你倾心已久,我在病床前握着你的手说‘阿诚,你快醒过来吧,我爱你’,不记得了?”
……虽然不得不承认是有点开心的但是你好像OOC了吧?难以形容他现在的感受,这些记忆他全然没有,却有一份莫名的熟悉。

“你什么时候给我说这些了?!昨天我们不是一回来就……”明诚突然闭嘴,“你故意的。”
“明秘书身为特工业务能力下降,是不是该反思一下?”

“昨天的赌局,算我输,你的安排,我听从。”明诚懊恼地挠自己的头发,真的是越来越退化了,又被明楼耍了。
“那好,明天起你去明氏上班,组织内部的任务,我也会逐渐安排你接触。”
“什么!?”明诚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明楼,他在特别惊讶时说这个词总带着小小的口音,这个习惯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昨天。”
“……”那我昨天那么拼还把自己卖了是为了什么。

几天的相处后,明诚觉得明楼其实并不是一个风流随便的人,在家接下级电话汇报工作时,筹划组织任务时凌厉沉稳,不苟言笑,是上位者的姿态。唯独对着明诚总喜欢调戏一下,还时不时揉他头发、轻轻捏他的脸,眼神深处仿佛浸满温柔。
明诚其实很享受和他相处的时光,他并不是一个轻易交心的人,但他对明楼,却总能放下心防,仿佛他们已经相识很久,那份熟悉驱使他靠近并被吸引。
有什么画面快速闪过,明诚甩甩头,没有抓住。

“至于昨天的赌注……”明诚闻言抬头眼里透着讨好一眨不眨看着明楼。
“不如你再亲我一下好了。”
“……你走开。”

果然,什么对他的信任和熟悉感,一定都是错觉。
——————

想改变性冷淡文风,于是搞出来一个不甜的饼。_(:з」∠)_
铺垫和伏笔埋了一些,功力不够,逻辑已死,有错请见谅,不用客气,指出来。

哈哈哈
日常互挂后再和解(1/1)
@潇湘绝歌 

和解方式——
你没更 好巧我也是
这就是默契啊 和解吧。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