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立方you

❤惟愿你的眼里 只看得到美好❤
透明一个 技能全无 腐女属性
B站常客 kkw迷妹 盒盒盒盒
对象:@潇湘绝歌
抱着贫瘠脑洞 努力肝楼诚文

【楼诚】你痛不痛

渣脑洞 起名废 生贴关键字「痛彻心扉」 

时间线可能有bug 对不起orz
@楼诚深夜60分 
——————
1.
明诚十岁那年被明楼抱回明家,在明楼的房间里,刚刚洗过澡上了药的他看到明楼眼里有复杂的感情,但明楼只问他:“痛吗?”
他摇摇头说:“没关系的。”
彼时的他还不懂痛彻心扉是什么意思,但那段经历却经得起这四个带有血痛的字。
明楼轻轻抚着他的背,感受到碰到伤口后怀里的孩子一缩,他告诉他:“痛要说出来,无论是身上的,还是心上的,都要说出来,哥哥帮你治,好不好?”
他看着明楼,郑重点头:
好。


2.
明诚十五岁那年,明楼与汪曼春的关系被明镜发现,明楼跪在小祠堂里,明诚站在小祠堂外,他甚至疑心自己听到鞭子落下来的声音,他不知道大哥痛不痛,他想对他说,痛了就告诉我。
明楼痛晕过去,醒来时,明诚在床边,过于明亮的眼睛,干净得可以看到里面所有的情绪和哭过的痕迹。
明诚终于没有问出那句话,因为明楼靠在床头,撑着虚弱的身子,张嘴第一句问他:
“手上的伤怎么弄的,痛不痛?”

他失去了可以让明楼示弱的时机,少年的他感觉丝丝缕缕的伤感——大概是少了一次独当一面的机会,没能向大哥证明自己吧,他像这样想。
明镜下了狠心,一个星期,明楼身上的伤甚至还没有好就已经踏上去法国的邮轮。
明诚的眼睛系在他身上,痛,他突然想起忘了告诉大哥自己手上煎药烫出的伤已经好了,也忘了告诉他自己当时手确实很痛。
他也没能告诉他,自己站在风里,看着他提着行李离开的背影第一次感觉痛彻心扉这个词可以具化。

哥哥,我手不痛了,不用治,可我心痛,为什么?
为什么?
冷不防地,他想起前几天想着明楼做的那个梦。一些问题,不需要问,答案就在心里,在痛里。
明诚突然长大了。


3.
明诚二十二岁那年,只穿了一件雪白色的衬衣,双手背拷,栽倒在雪地里。他跪在贵婉的尸体旁边,明楼穿着一袭黑色皮衣,手持双管猎枪,枪口抵在明诚头上,手稳如磐石。
空气中是雪的味道,是血的味道,还有从明诚裸着的后颈传来的淡淡的“比翼双飞”的味道,他想着明楼调出这款香。

那时王天风问他谈恋爱了吧。
他不知道是不是,但他知道明楼在巴黎时他们每周一起吃一次饭,明楼会关心他的学业,关心他的生活,他知道明楼外出时会一个月给他写一封信,落款从“兄 明楼”到“明楼”到现在的“楼”,他知道在外面明楼为他准备了礼物,也知道明楼在刚才敲开他的门时眼神炙热而深情。
他笑笑回王天风:快了。

他跪在雪里,明楼对他说:“说!说错一句,你就完了!”
他看着地下倒着的贵婉,才有了实感,原来他一直不知道,不知道他的大哥是和他一样的党员,不知道他就这样在黑暗中禹禹独行,不知道他是为了千千万万身不由己的人民孤身犯险舍弃自我的战士。
王天风终于还是放了他,明楼将他拉到车上,凌晨五点的巴黎很静,车里的两个人也很静,但明楼始终没有放开他的手。直到即将到车站时,明楼张口说了明诚经历劫后余生听到的第一句话:“有哪里痛吗?”
明诚转身,依旧是干净的过分的眼睛,依旧泛着哭过的痕迹,他问明楼:“你哪里痛?”

从十五岁到现在,七年,他终于可以问出这句话。
“……头痛。”
“痛得厉害吗?”
“痛彻心扉。”
明楼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从看到明诚的那一刻起。但他更想告诉明诚,他心痛,他想起两年即将分别的时光,前途未卜,他想起以后他们两个将要面对的局势。他后悔将明诚教得如此顶天立地,他不愿将明诚填进去,但他也骄傲明诚知家国大义,未来的路即使再黑暗,终究不是一个人。
他抓住明诚按揉他太阳穴的手,对他说:“我等你。”


4.
明诚二十四岁那年,回到了巴黎,回到了明楼的家,在未来的几年,那也是他们的家。
他扑向明楼,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明楼目光深邃,眼底是积郁了良久的感情在翻涌,掐着他的腰说“别闹,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我喜欢你,大哥。”
“……”明楼一时语塞。
明诚乘胜追击:
“我爱你,明楼。”
明楼只好将他抱得更紧:“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知道。但我要先说。”

明楼没有问他为什么,这个答案在他心里,他只是微微低头,重重吻向明诚的唇,他们仿佛粘在一起,良久没有分离。
明诚轻喘着气将明楼扑在沙发上,明楼按着他的腰将他扭回自己身下,他失了明教授的儒雅风范,唇向下带着狠厉进攻明诚的颈部和锁骨,手也不安分地向下移。明诚急切地回应他。
夕阳映着这间普通的小屋,窗帘没有拉严,光又柔和又直接地钻进来照着客厅,但没有人理会。

明诚再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在沙发上,也没有在后来的地板,他躺在明楼屋里的床上,明楼的手正轻轻抚他肩上的牙印,那里渗着一丝血印,那个时候没人在意,这个时候也没人在意。
明诚看向明楼,眼带揶揄:“两年没有蹭听明教授的课,没想到先生口齿越发伶俐了。”
明楼亦是笑,还是那句话 “痛吗?”
“你说呢?”
“痛彻心扉?”他又调侃一句。
明诚回他:
“不,爽入骨髓。”
明楼又忍不住吻他。


我也爱你,明诚。

————————
我能说我写人生中的第二篇文就是为了最后明诚的那句话吗(•̀ω•́)✧
看到这个词一瞬间就开了一个这样的脑洞,可惜驾照没考过,没车。

文笔不好,班门弄斧,如有错误,锅都在我。

评论(2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