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立方you

❤惟愿你的眼里 只看得到美好❤
透明一个 技能全无 腐女属性
B站常客 kkw迷妹 盒盒盒盒
对象:@潇湘绝歌
抱着贫瘠脑洞 努力肝楼诚文

「楼诚/蔺靖」一生一世美人骨

 @楼诚深夜60分 

“美人骨,世间罕见。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
1.
明家小少爷今天捧着一轴画回家了,“大哥,阿诚哥,快来看啊,我今天在古玩店淘来一幅画,送给大哥做礼物好不好啊”
“古玩店?哪里开的?”明诚只轻瞥一眼画轴,就将目光放到明台脸上。
“阿诚哥,这不是重点,你看这幅画……”
“哪里开的?”明诚的眉毛轻轻蹙了一下,摆出了一副严肃面孔。
“……烟花间,”明台老老实实回答了三个字立刻又像连珠炮一样解释了起来,“我没有干别的,我是被同学硬拉着去的,再说烟花间也不都是伤风败俗的地方的,也有很多文人墨客在那里吟诗作对的……”
明台正极力辩白着,突然听到了禾禾的笑声,立刻明白过来,恼怒地瞪向明诚“阿诚哥!你又耍我!”
“行了,小少爷,我就随口一问,也没打算干什么啊,或者你希望我告诉大哥?”
“行行行 真是怕了你了。别给大哥说,我回房了!”明台将画往明诚怀里一扔,三两步噔噔作响地跨着楼梯表达不满,回房间了。
笑着摇摇头,明诚拿着画径直走到明楼的书房开门进去了:
“小家伙在烟花间的古玩店淘了幅画要给你。”

终究还是很自然地说出来了嘛这不是!后来明台在端着鸽子汤被逼去相亲的早上悲愤地想着。

2.
这幅画纸已泛黄,一些地方也有些磨损了,但依然能看出画的内容。出人意料的是,这并不是一个传统的人物画,画中的人只有一个背影,穿着繁复的衣服,头发束起,只露衣领处一段脖颈。身旁是大片大片的红梅开放,他脸微微向右后方看着,像是身后有人叫他猛然间的一个回头。看不清面容,却让人觉出一股很凛然的美,似是从骨子里透出的。

明诚开门进来时,明楼正坐在书桌前细细看这幅画,“行啦,你端详一晚上啦,看出什么了吗?还能有情报在画里不成?”
明楼闻言抬头,露出一个标准的一字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明诚觉得大哥眼里的宠溺比平日更深了些,不过这也是常态,他并未多想。

两人洗漱过后换了睡衣便并肩躺到床上。
“第三战区兵力部署的事,安排的如何了?”
“已经按您的计划在海军俱乐部把关于陈柄的信息透露给他了,我看他也已经找好了目标,混进日本领事馆应该没问题。”
“嗯,干得漂亮,哦对了,明家香发布会上打算请的歌星陈萱玉的事成了么?”
“当然。”明诚的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一丝自得,虽不难看出些许疲惫但依旧眼睛晶晶亮侧身躺着看着明楼。忽而引得他想起了往事,忍不住伸手将他抱紧手一下一下抚摸着他后颈,轻声道“辛苦你了阿诚,今天早些睡吧。”
明诚早就发现明楼很喜欢轻抚他后颈,他把这归结为小时候大哥哄他睡觉养成的小习惯,他也委实喜欢明楼在细微之处给他带来的宠爱之感。
也的确是累了,他的意识很快有些模糊,将睡之前,忽又嘀咕了一句“明台送你的那副画好像还摊在桌子上,你也不知道收一收……”
“好好好,我错了,快睡吧”

3.
萧景琰第一次见到蔺晨在街上。
萧景琰十七岁那年开府建牙,皇长兄替他选了府第,他素来敬仰皇长兄,便想着要带着自己亲选的礼物与小殊一同去找皇长兄道谢并畅聊一番近日兵书中学到的排兵布阵之法。
谁知小殊一上了街便如鱼得水起来,七拐八绕地寻稀罕玩意儿去了,倒留下他一个人在后面踌躇着思考该买个什么。最终是挑了一块羊脂白玉,温润的玉上泛着淡淡青色,极是好看。萧景琰正要付账,忽的一把折扇压住他拿钱的手。
“诶我说掌柜的,你这玉好看是好看,可论美还是逊色这位公子的手几分的吧。竟好意思卖得如此贵么?”
萧景琰转身看向身边的人,一身素色衣服,眉目如画,鼻梁秀挺,真称得上英俊二字。虽披散头发,言语也不多正经,不过他倒是听得出他在提醒他这玉的价钱。
“这位公子这你就有所不……”掌柜的张嘴要说话。
“我知,你知者我知,你不知者我也知。我也知你不想让人知的……”萧景琰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口下生莲细细道这玉的产地成色瑕疵之处,将掌柜的说得哑口无言,终是抹着额头上不存在的汗将玉以半数的价格卖给了萧景琰。
出了店门,萧景琰爽利地向蔺晨道了谢便要离开,蔺晨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脊以及衣领上一段脖颈,忽而三步并两步追上萧景琰抓住他的手腕:
“我帮了美人儿这么大的忙,美人儿不打算把名字告诉我吗?”他笑嘻嘻看向萧景琰因为吃惊而微微睁大的眼睛暗叹:这眼真是好看,清澈见底,现在睁大了还带些无辜的……可爱。
萧景琰轻轻运力想抽出手竟被握得更紧,他只道了简短的三个字 “萧景琰”,是要结束话题的意思。
蔺晨也不恼他冷淡,继续道:“那我帮了美人儿这么大的忙,美人儿不打算问问我的名字吗?”
“……请问先生您是?”
“要不美人儿你猜猜。”
“……”
萧景琰气结,从未有人如此无礼一口一个美人儿地叫他,他脸微微发红,用力挣开手腕上的禁锢,转身要走。
他还未及弱冠,头发没有完全束起,轻轻打在蔺晨拿着折扇的手上,痒痒的。回想起那双手修长白皙和搭在手腕上的触感,突然想起一句话:美人骨,人间罕有。世人皆见皮相而鲜见其骨。萧景琰,景琰,真的是一副好皮囊。

“美人儿,我叫蔺晨。”
萧景琰已经快步去寻林殊,没有回头。不知听到没听到。但那玉,他最终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留了下来,倒是送了皇长兄一把打制精良的弯刀,被皇长兄笑道:倒是符合景琰的性子。



4.
萧景琰第二次见蔺晨,在小殊出征前一夜的宫殿里。
他蹙眉问:“是你?你是小殊口里那个大夫?”眼底明明白白地不信任仿佛在说:如果把他交给你我更不放心允他出征了。
蔺晨眼底有笑意,像是满意还被记得,“太子殿下不相信?”他一把抓住萧景琰手腕,竟和多年前一样,“嗯,底子不错,即便是最近心事重重胸中积郁杂事缠身也没过病晕过去,该夸,该夸。”
萧景琰听得出调侃里的关心,面上柔了一分“军务内政,需理之事太多。先生先说小殊的病情吧。”
“他会死。”蔺晨看萧景琰脸色一下子白了“但我会努力让他活,活着来见你。”
“蔺晨,谢谢。”萧景琰认真的看着他,眼底仍有凝重,但嘴角却微微泻出一丝笑,如冰雪消融。看得蔺晨一怔,突然想起多年前那同样一句话,他想这个人笑起来,不阴柔却倒真当得起媚骨天成这句话,美人骨,大抵如此。

5.
第三次第四次什么时候已经不太值得分辨了。
后来的无数次见面,他们大多谈论的都不是自己了,家国天下,那是小殊的执念,是他们两个人的挚友的执念。
那一天,蔺晨再一次冲进皇帝大人的宫中,下人们已是见怪不怪。
“城南新开了一家榛子酥,陪我去买一趟呗。”
“……朕没时间。”敢让天子去陪着买榛子酥,天下大概只有这一人了。
那一天他们吵了不大不小的一架,原由已经记不太清了,终是不欢而散。


6.
后来如何?
后来蔺晨一人排了良久的队买回的那盒榛子酥摆在几案上,被刚刚同蒙大统领打了一场回来的飞流吃了个干净。
再后来?
再后来蔺少阁主一拂衣袖回了琅琊阁。金陵不大,江湖不小,两个人竟逾半年未再联系。
蔺晨最后一次收到来信时,梅花已开,他疑心自己在信纸上闻到梅香。

一枚羊脂白玉,还有寥寥一行字:

“蔺晨,你信命还是信缘?”

再后来啊?你的好奇心真重。
再后来蔺少阁主一抬衣袖入了金陵,宫苑深深,但并不能拦住鸽主大人,彼时皇帝陛下正在园中赏梅,蔺晨轻盈避过守卫来到园中时,看到的便是一个背影,穿着繁复的衣服,未戴冕旒,只将头发束起,仅露衣领处一段脖颈,让人忍不住想细细抚摸这皮下之骨。
“景琰” 他的声音低沉,伴着冷梅清香飘向那人,萧景琰猛然回头,身后是大片大片的红梅。

    你的命是苍生百姓,那是你的使命,也是一个帝王的宿命。

    但是蔺晨突然想告诉他这个答案,他想陪着他,守护他的命,也守护自己的缘。



7.
那泛黄的画卷再细看可以看到,右下角有隐约一个蔺字。后来明诚说,这幅画画出了一段风骨,几乎让人以为执笔之人深爱着画中人,否则不会画得如此深情。

明诚已即将进入梦中,朦胧之间,感觉大哥抚过他后颈的动作更加轻柔,他依稀听到大哥以气声问了一句
“阿诚,你信命还是信缘?”
他实在是太困了,一边将头埋在大哥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拱了拱,一边梦呓一般地没头没尾地道:
有区别吗?
明楼仿佛听懂了一般笑了,拍拍他的头说:是啊,没区别。

——对我来说,缘和命,都是你。



—————

本来没打算写的 但是我对象写了我投的关键字 我必须跟一发啊,处女作,高铁上乱哄哄的,又是拿手机码的字,没有排版请见谅(˘•ω•˘) 

@潇湘绝歌  为了表白我对象 本来的脑洞是想把蔺靖悲了的,怕我对象因此和我分手,结果思虑再三还是没舍得,本来就想拿楼诚串个场的 结果写了1500字的楼诚 .也是不能好了.他们的恩爱程度不受我控制啊

为了赶上投稿时间中间有一段写的有点仓促 本来有一场吻戏被我吃了 都是打字慢的锅 请大家自行脑补吧ヘ(´ー`ヘ) 

真是对不起m(._.)m

评论(25)

热度(86)

  1. 潋滟桃花狐ai的立方you 转载了此文字
    盛世美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