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立方you

❤惟愿你的眼里 只看得到美好❤
透明一个 技能全无 腐女属性
B站常客 kkw迷妹 盒盒盒盒
对象:@潇湘绝歌
抱着贫瘠脑洞 努力肝楼诚文

【楼诚】一周的你 (两发完,上)

算是现代AU,某动漫梗?并不重要的背景,并不专业的医学知识,并不知道效力于什么的组织。_(:з」∠)_

1.周一
“你好,我是明楼。”
明诚眯眼看着眼前身着一身干练的西服的英俊男人,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一瞅,还真帅。
他轻舔一下嘴唇,理了一下思路,“所以,组织派你做我的搭档,以后我们一起工作?”
“是,对外我的身份是明氏的总裁,你是我的助理,”明楼伸手,脸上一副官方的微笑,微微歪头,“请多指教?”
“……这是你大早起出现在我家客房的理由?”明诚还是将重点拉了回来,天知道他大早上裹着浴袍出来看到客房走出一个穿家居服的陌生男人时是什么心情,要不是休假期间没有配枪他可能会一个激动射他几个血窟窿。
他还沉浸在刚才近身搏击被制服的沮丧中——一定是因为自己还没完全恢复,又穿着浴袍,不然绝对能赢。明诚微微噘嘴难得的显出些许可爱,他皱眉揉揉太阳穴,之前任务的伤还没好透,还是时不时会头疼。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预感,我们会相处愉快的。”明楼笑,让明诚恼怒不已,“手腕,还疼吗?”
“滚,欺负病号算什么本事,等我好了我们堂堂正正打一架。”明诚一个抱枕扑过去。



2.周二
“喂,”明诚不顾形象地盘腿坐在客厅地毯上,吃一包薯条,“上面安排我们以后搭档,没让你一直赖在我家吧。”
“准确说,上面就是这个意思。”明楼一边整理客房的物品一边回道。
“这是谁的指令?我要抗议。”
“你生病期间我向组织打了报告,将你调到我手下,所以我的想法就是上级指示。”明楼一脸坦然拿着手提踱步到明诚面前,皱眉拎走他手里的薯条,“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
“你晚上让我在厨房做饭辛苦劳作的时候怎么不说不利于我恢复呢?”明诚回怼。
“多运动有利于健康。”
“……”你脸大说不过你。
明楼心情很好地看着他吃瘪的样子,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被不知是否因为气恼而脸色微红的明诚一把打开。

明楼已经戴上眼镜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收起了刚才调侃的表情,他整个人散发的沉稳气场让明诚心悸。他靠在沙发上瞄着明楼,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显得十分有魅力。他看着电视里的老电影——明楼不让他长时间看手机,早上说起时明诚甚至错觉他还带着一丝紧张。反正自己也不是手机依赖症,电视节目也没什么好看的,不如翻个老电影陶冶一下情操,时不时偷看一下明楼的侧脸也不错。
明诚感觉这些场景自然到像发生过很多次,他说不清这种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想问一句明楼,又觉得一定会被一句“前世有缘”之类的话堵回来。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3.周三
“我的休假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明诚坐在西装笔挺的明楼对面,虽然穿着白T和牛仔裤,但慢条斯理吃着鹅肝,举止优雅,倒是不觉什么违和。而此时他心里却在默默滚过弹幕: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看看这吃饭环境,一个餐厅,装潢比他们总部大厦总长的办公室不知华丽多少倍了。他又想起了以前负责特殊训练的姓王的老师对那个活在他嘴里的曾经搭档的评价——人模狗样地装上流社会。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量这么少根本吃不饱嘛。
“怎么,休假不好吗?”明楼挑眉。
“休假是好,可惜沦为别人的保姆就不太爽了。”这三天他承包了所有的早中晚饭,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今天白天已经无聊到把明楼的衣服全部熨了个遍,再这样下去,明天他该思考一下是否要把明楼的笔记本拆了重装一遍了。

“身为下级应该服从上级的指令,不是吗?”
“利剑就一个出现在战场而不是保险箱里,不是吗?”明诚舔舔嘴唇,没饱。“就好像你只适合这种地方。”而我适合在大排档撸串。

明诚眼睛一转,看着明楼挑衅地笑了,“要不要和我赌一把,明总裁?”


几瓶啤酒咣当几声被按到矮桌上,和桌子中间的一大盆火红的麻小交相辉映,明诚端着满满一盘子的肉串坐到表情一言难尽的明楼对面。
“你怎么不吃呢?”明诚状似天真地眨眨眼,极其真诚地问着对面穿着西服蜷缩在小马扎上的明楼,眼里是根本不打算藏匿的幸灾乐祸。

明楼将外套脱下来搭在手臂上,这身穿着实在和喧闹的小吃街大排档格格不入,但他看着对面啃着烤翅,愉悦要从眼里溢出来的明诚,感觉周围的说笑和叫卖声和人来人往的街道都可爱了起来。
“看我吃瘪心满意足啦?说说看你的赌约吧。”
“我们俩拼酒,喝什么你定,先倒下的许诺对方一个要求,敢不敢?”明诚挑眉,尾音一转,带一种不符合他身份的少年感。
“越来越没规矩,”明楼手指虚点着明诚,“有何不可,别后悔。”




4.周四
“明楼……”明诚在一阵头疼里睁开眼,发觉自己被明楼抱着怀里,他轻轻动动,身体一阵微微的酸痛。阳光从鹅黄色的窗帘缝隙透过,把整个房间烘托得温暖又朦胧,明诚抬头偷看明楼,而明楼也正看着他,那样的深深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刻进心里。明诚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他感觉心里空空的,像是缺了一块,不安让他出声叫了明楼——这个说不清为什么总让他有安全感的人。
明楼眨眨眼收起情绪,轻笑道,“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这个问话为什么透露着一股诡异的画风。

“怎么,看样子昨天你自己做了什么醒了都不打算认了吗?”明楼看着他难得懵懂的样子,总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一瞬间几串不连贯的画面涌进明诚脑海。
明楼拉着脸色透红的他离开大排档,他搂着他的脖子。
他将明楼扑在车门边,双手捧着他的脸用力吻向他的唇。
他拉着明楼凑过来解他系安全带手轻轻蹭了一下。
刚打开门的明楼反身将他压在门上,他手指揪着明楼的领带让他更加靠近自己。
还有……
明诚的耳根悄悄红了,但面上不露一分,他镇定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我怎么完全不记得?”

“那看来我对你告白了,你也不记得了?”
“。。。”
记得才有鬼吧!?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是在执行任务开车追捕毒贩,然后被他小弟开车迎面撞了吧?好像是在医院昏睡了很久刚刚出院吧?好像昨天嗯……昨天确实奔放了些。不过,记忆里哪里多出来一块分给刚认识的人让他告白了?!
明诚瞪大自己圆鼓鼓的大眼睛看着明楼,里面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懵逼。
“其实我很久之前就认识你,我对你倾心已久,我在病床前握着你的手说‘阿诚,你快醒过来吧,我爱你’,不记得了?”
……虽然不得不承认是有点开心的但是你好像OOC了吧?难以形容他现在的感受,这些记忆他全然没有,却有一份莫名的熟悉。

“你什么时候给我说这些了?!昨天我们不是一回来就……”明诚突然闭嘴,“你故意的。”
“明秘书身为特工业务能力下降,是不是该反思一下?”

“昨天的赌局,算我输,你的安排,我听从。”明诚懊恼地挠自己的头发,真的是越来越退化了,又被明楼耍了。
“那好,明天起你去明氏上班,组织内部的任务,我也会逐渐安排你接触。”
“什么!?”明诚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明楼,他在特别惊讶时说这个词总带着小小的口音,这个习惯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昨天。”
“……”那我昨天那么拼还把自己卖了是为了什么。

几天的相处后,明诚觉得明楼其实并不是一个风流随便的人,在家接下级电话汇报工作时,筹划组织任务时凌厉沉稳,不苟言笑,是上位者的姿态。唯独对着明诚总喜欢调戏一下,还时不时揉他头发、轻轻捏他的脸,眼神深处仿佛浸满温柔。
明诚其实很享受和他相处的时光,他并不是一个轻易交心的人,但他对明楼,却总能放下心防,仿佛他们已经相识很久,那份熟悉驱使他靠近并被吸引。
有什么画面快速闪过,明诚甩甩头,没有抓住。

“至于昨天的赌注……”明诚闻言抬头眼里透着讨好一眨不眨看着明楼。
“不如你再亲我一下好了。”
“……你走开。”

果然,什么对他的信任和熟悉感,一定都是错觉。
——————

想改变性冷淡文风,于是搞出来一个不甜的饼。_(:з」∠)_
铺垫和伏笔埋了一些,功力不够,逻辑已死,有错请见谅,不用客气,指出来。

评论(13)

热度(55)